雾津

鄙视链底端写手 只要你留评 我们就是好朋友

【三期】井中月(三)

全文私设
慎入


4
【青青河边草】

从三期开始 联盟就由专人负责,组织选手来b市总部集中报到注册。为啥要官方牵头联络感情,杨聪一开始没想通,后来王杰希一句“可能跟传承企业文化差不多吧。”让他豁然开朗
世界上当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文化是人民币堆砌的,演变到后来,更是形式渐渐重于实质,赶上哪届人多的话甚至会办成体面的小型酒会。

杨聪:咱们还是没赶上好时候。
临海赵杨:真的,很敷衍。
王:跟少先队入队仪式似的。
骑士邓复升:当时慷慨激昂的样子,掩盖了你们沙雕的本质。
K市张伟:不,老邓,我当时就觉得你这个人不凡。
骑士邓复升:?
K市张伟:彼时年少轻狂,主席让每人说一句最想说的话。这种情况不应该热血地喊出夺冠吗?
临海赵杨:老邓当时一句“来前儿的火车票报销吗”语惊四座。
王:这个小品比你岁数都大吧。
杨聪:主席一定后悔让你第一个说话,惨呐,老头儿脑袋本来就不太葱郁

骑士邓复升:…………
骑士邓复升:我有什么办法,当时你们有赞助都硬气的跟什么似的,我们小穷队还在网吧训练呢。
骑士邓复升:临出门,我队长就给我布置了俩任务,一,别把自己丢了。二,务必把往返车票报了
骑士邓复升:要是二完不成,一也不用完成了,

临海赵杨:【抱拳】【抱拳】
杨聪:【抱拳】【抱拳】
王:【抱拳】【抱拳】
K市张伟:【抱拳】【抱拳】

所以说。哪怕叶修不在,联盟也是从来不缺活祖宗的,墙上挂的都只能是历届主席上任时拍的照片,因为旁人看着他们卸任时探照灯一样的脑袋顶,根本无法想象,打磨它们的手法居然各不相同





当时注册是在联盟刚起的新大楼里,除了杨聪和王杰希,其他队基本没人跟着一块去。
邓复升所在的小穷队当然是因为没钱
临海的经理拍拍赵杨肩膀说,快二十的大小伙子了,一个人去没问题。
而张伟,“我们孙队在见识过副队那个级别的路痴之后,队里其他人不管谁出门,他都很有信心。”
“还能丢吗?怎么不也比张佳乐强。”这句话孙哲平同志常挂嘴边。


陪杨聪去b市的是潮汐的前任操作者,据说,这位老队友的奶奶当时坐在床上正絮着被子,边转顶针边说:跟着孩子去吧,道儿挺远的。
独自一人打了上千公里飞的的张伟:???
类似的场景在许斌转会去微草的时候,又重现了一回。
“怎么非去个离家那么远的单位呢。”后一任潮汐操作者的本地奶奶,依旧认为世界尽头是杨村。

仪式在下午,不过午饭时间人已经差不多来齐了,穿过联盟食堂二楼的普通员工用餐区向里走,最尽头是一个不大的厅,联盟在这设了自助餐。
“哎 那是微草的新人小子吧,”老潮汐端着他冒尖的仿瓷碟子,朝某一座努努下巴。
杨聪顺着方向看过去,确实是。微草前一天的发布会声势不要太浩大哦,估计联盟这楼里随便谁都能认出他来。
“走,我过去跟同期认识认识。”杨聪跟他老队友说完,俩人端着盘子往那边走去
跟林杰面对面刚落座,王杰希转头四处看看,像是在找什么人,寻了一圈没见着,倒是一点意外的神情都没有。
“兄弟当时是救你于水火,”后来杨聪标榜自己,“不然黄少天鸽了你,你得多落寞啊。”
王杰希回想了一下当时安心拿起筷子的自己,觉得杨聪想得太多了

下午开学典礼一样的流程唤起了王杰希对学校的记忆,主席拿出自己发言稿的时候他就觉得很不妙,拿出手机卡在前座赵杨后背和椅子背之间,和旁边杨聪一块看起了中超。
他俩切进网络直播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场了,“我如果知道那场天津泰达4:0北京国安的比赛会成为和你友谊的开端,那我宁愿晚一年跟黄少天一起出道。”后来王杰希如是说。

散场之后杨聪当然马上把这个喜人的消息告诉了同为T市本地人的老潮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骑士拍着王杰希的肩膀大笑,“够意思!保级的关键时刻还得是靠国安的兄弟抬抬手哇!”
王杰希的脸色快和自己队服差不多了,旁边好脾气的林杰对他露出温和的笑容,王杰希用脑电波get到了这温和中对于面子的需求,忍住了没发作,并庆幸方士谦这样的战斗粉没在现场。
所以从那之后王杰希以为微草和三零一会沿袭足球运动的传统成为死敌,他一直等着301粉丝什么时候也能编出类似“天津!泰达!国安!xx!”这样给劲的口号,没想到第六赛季被蓝雨截了一道。


不过这场建立在国安球迷王杰希痛苦上的友谊升温升得很快,微草俩人走出联盟大楼,迎面看见老潮汐的车横在大门口。
“先别忙走,给你们拎两箱奶。”老潮汐边说边打开了后备箱,搬出两箱海河可可奶,热情地对把自家球队从降级边缘拉回来的隔壁直辖市兄弟表示感谢。
“接代言赞助商给的,拿回去喝吧。”杨聪说,
T市本地老牌企业很跟得上时代,海河奶的代言301上到经理下到队员都觉得倍儿有面儿,毕竟提别的什么运动饮料知道的人都不会太多,但无论学生还是老头老太太,早点都会配袋海河奶。
林杰收到王杰希请示的目光,见盛情难却就笑笑说,“拿着吧,拎回队里你们喝。”王杰希这才接过印着301战队图片的奶箱子。
“那就两箱吧,喜欢喝回头再给你们寄。”杨聪看林杰手里还推着轮箱,估计多了他们俩也拿不了,“你们本地的 怎么还有行李啊?”
王杰希听见杨聪顺口问的这句,垂了垂眼,没说话。
进了地铁站,王杰希拎着两箱海河奶,有点滑稽地站在下行的电梯口,他的队长在人潮里回头,冲他短暂地挥挥手,留给他一个挺直的脊背。
王杰希双手紧了紧,纸箱子的提手把他手指勒红了。
他注册成为职业选手的那天,他的队长带着行李离开了。
机场线和回微草,是相反的方向。


很多年之后,王杰希退役,他没行李,骑着大二八出微草大门的时候,顺带从收发室拿走了他自己最后一个快递。
仍然是箱海河奶,杨聪寄的。纸箱子已经变成了新包装,杨聪那张脸没印在上边了,图上是换了新鲜血液的301战队,抱着双臂站在最中间的是王杰希还不认识的男孩子,眉眼间尽是少年锐气。
“我师父说,成为队长的那天,队长自己就没有队长了。”袁柏清站在窗台前面,看着楼下王杰希把那箱奶别在自己后车座上。
“你还好吗?”他转头问高英杰。
高英杰沉默地注视着那辆大二八,直到它慢悠悠消失在转角。
“我很荣幸。”
微草的新队长握了握拳。
“他永远是我队长。”







tbc

沙雕梗都是瞎扯的 勿深究

足球比赛真实存在 大二八也从不缺席 但队长没有队长护着啦










【三期】井中月(二)

全文私设
没故事性,胡说八道
慎入


2
【穷开心】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三期都没有自己单独的小群,给人一种很游离的印象
细想想也很正常,往前数有张佳乐这种注重生活乐趣的积极分子,把前两期老的少的出国的回乡的一气拢了起来。往后数黄少天炸炸呼呼,再搭配喻文州这种恨不能存下全联盟联系方式的,黄金一代的群打从四期注册时起就每天处于99+的轰鸣中。

三期不具备这样的人。
杨聪比较安,典型的“有就吃没有就看看”;赵杨在社交软件上从不主动出现,不管是微信还是qq,联系他的人上来第一句话都是“你还用这号吗?”;邓复升本人佛到论坛上有人怀疑他家里有矿;至于张伟,我要是不提,各位想得起他来么?

直到第九赛季的夏天,在一个宁静的午后,排行最懒的王杰希拉了一个微信群聊。
王:复升你为什么要发给我这个?【文件-政审表格】
临海赵杨:?
杨聪:我仿佛有些穿越,我们一直以来的交流方式不都是两两小窗吗?
王:呵 点开文件你就懂了


事情其实起源于联盟方。
夏休期的冯主席坐在办公桌前回顾了一下自己在任的这个整年,磕下一手心速效,把褐色的小葫芦瓷瓶敲在桌面上,思来想去还是不妥,拎起办公室座机打给了他的秘书。

“政审?”这个操作让秘书也吃了一惊
“唉 当时联盟也是起步阶段,前三期选手的注册,程序还不是特别规范。”主席长叹一声。
“现在不一样了,人员成分要了解清楚,叶…修”这名字主席一时还有点没适应,磕巴了一下,“叶修这样的例子不能再有了。”

秘书心里说您老多虑了,作这种妖的估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过还是依照老领导的意思,通过利用休假时间在联盟旁听员工培训的喻文州把政审表格文件下发送到职业选手群里,并要求现阶段仍在役的前三期职业选手填好后经战队统一提交。

事儿一出,以黄少天和方锐为首的一拨人在选手群里笑到炸窝,全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看你一个艺名连累多少人。”
等邓复升从办公室的皮沙发上结束午睡的时候,消息已经多到让人不想爬楼看了。他揉了揉酸疼的眼皮,把自己不慎被扒拉到盆景里的手表重新戴上,完美忽略了“在役”这个限定条件,直接填了一份表给王杰希发过去了。

骑士邓复升:………
王:是睡懵了 鉴定完毕。
杨聪:等等 我好像…
杨聪:截图jpg
杨聪点开文件,从“家庭成员与社会关系”那一栏,圈出了邓复升他爸头衔里“煤炭”两个字。
临海赵杨:???什么情况,老邓你家里还真有矿啊?

杨聪:[抱拳][抱拳]感谢老王带我们一起围观
王:客气
王:怎么这么长时间了,张伟还不冒头出来说话

空气突然安静

临海赵杨:……………
杨聪:…………
骑士邓复升:……………你拉他进群了嘛?
王:………
【王杰希邀请张伟加入群聊】




早年间庙药还没仇的时候,很多媒体喜欢把张伟和王杰希这俩同职业的放在一起写,正经撰稿人可能也就做些无聊的实力对比,坊间的无良小报就很没下限了,大肆渲染三期之间关系紧张,甚至杜撰张王两人交恶。

“编排我还不如编排老赵。”张伟终于为了海鲜舍得花路费来参加三期第一次聚会的时候如是说。
这话没错,毕竟他们当新人的时候,临海的赵杨和微草的王杰希火得不相上下。

张伟和这帮同期见得少只不过因为华北地区实在是太远了。
彼时的王杰希已经具备投资眼光,并且对房表现出了不俗的兴趣,当他建议张伟把当时还不太可观的工资换成b市两间卧室时,张伟头甩得犹如在坐旧游乐场的疯狂老鼠。
“我对b市有阴影。”张伟跟杨聪学剥皮皮虾,动作不太熟练,没两下已经扎手了。

这种诡异的恐惧感来自于百花的队长孙哲平
百花的人都知道,他们队长是个b市人,甚至都在张佳乐的影响下,对这个拥有很多好吃的北方城市十分向往。张伟本来也可以是他们中的一员,但他很不幸偶然听到了一个故事。

张伟正式参训的那天,特地起了个大早,打算给队长留下个好印象,迈进训练室,就看见孙哲平正拿了一份还热乎的新人名单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
孙哲平冲他点了下头:“挺早啊,叫什么名字?”
“张伟。”

孙哲平舌头舔了舔腮帮子,略微打量了他一下,抬手虚指了指训练室里的电脑们和张伟说:“想坐哪随便。”
窝在门口第二张椅子上睡回笼觉的张佳乐听到动静悠悠转醒,跟张伟打过招呼后本来睡的迷离的眼睛泛起惊奇的光,扭头要跟孙哲平说什么,话到一半又咽回去,想起什么似的问张伟:“你有弟弟吗?”
“没有啊。”独生子张伟一头雾水。
“哦…”张伟觉得自己仿佛从副队脸上读出了一丝遗憾。
就在思索对方意思的时候,他听到张佳乐问孙哲平:“是说你们北京每个胡同的男孩儿小时候都打过大张伟吗?”
正要去找坐的张伟:…………

“我们那片儿还真有叫张伟的,”孙哲平竟然迎面儿接住了这个段子!
孙哲平家那街区有两个张伟,用“大”和“小”来区分显然是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大张伟嘴欠但是跑的快,小张伟是个敦实的小胖子,十分憨厚,每次大张伟招事他都抱一桶薯片在胡同口围观。

当时孙哲平还没长这么高,打架这种事他从不组织但一次也没少参与。
被打的大张伟和三次元唱洗刷刷的那个是不是真有什么关系这不可考
不过据孙哲平描述,被一帮小子穷追的大张伟踹开不知谁家靠在墙边的大二八,外着八字脚蹬车跑的时候,把喝剩的半瓶北冰洋顺手塞给过站在胡同口的小张伟。就后来有一首《我果汁分你一半》出现在广场舞大妈歌单里的现象来看,保不齐真是本尊。

看着敬爱的孙队微微蹙起他桀骜款式的眉,一副思绪悠远的模样。k市土生土长的百花张伟后背一个激灵,默默选择了离门最远的那台电脑。


“放轻松,他没有把吃饭睡觉打张伟的习惯延续到百花去嘛。”赵杨往自己盘子里哗啦哗啦扒着蛤蜊。
“轻松不了,”张伟衰着脸,“每回训练前作手操,他一抬腕子我都觉得他是手痒。”







tbc(?)

打大张伟好像是哪看来的段子,只是觉得扯起来有意思 勿上纲上线
我爱大老师和张伟

可能有(三)





【三期】井中月(一)

全文私设
不连贯 没故事性
慎入


(一)
【还有一位老船长】


只差半秒赵杨就要按下“洗涤”键了,他蓝格大裤衩的兜突然亮了起来,这个时候打电话来的杨聪,某种程度上算是他手机的救命恩人。

对方告知了赵杨自己的婚讯。
“我觉得咱们同在一个经济圈,给你快递请柬不太划算,就口头邀请一下。”杨聪说。
赵杨感叹着“时间真是头野驴啊,连你都要结婚了。”心里盘算,当伴郎是不是不用出份子钱?

结果对方略微沉默之后,粉碎了他的考量

“??为什么?现在不都流行伴郎团吗?”赵杨觉得自己这个工薪阶层的钱包还能再抢救一下。

“问题是,人家那边伴娘只有一个,你们乌泱泱站一排合适吗?”杨聪也很无奈
这事儿和新娘的人缘无关,实在是耗到三十岁,她身边仍然未婚的女性朋友只剩这么一个了。

“那你选老王的理由是什么?”赵杨认为 他们三期的人都应该有权利公平竞争这一个珍贵的伴郎名额。
“咳,你不觉得他往旁边一站,能衬得新郎五官比较周正么。”

赵杨:…………

行吧 听起来确实很有道理。



临海真的邻海,赵杨就是这个渤海湾小城的本地人。

每天骑车上班赵杨都要路过一个废弃的海滨浴场,这个地方刚开发的时候赵杨幼儿园还没毕业,当时景色也还是歌里唱的那样“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哦 仙人掌是没有的。
赵杨他爸骑着大二八带他来玩儿,被施工的人发现了,大叔的嗓门儿顺着浪拍过来,把小孩儿吓得一屁股坐到水里,倒着被他爸捞起来拦腰一夹就跑,他爸那穿着蓝袜子皮凉鞋的后脚跟撩起滩边粗粝的沙子,灌了小赵杨一嘴。后来每次经过这他都觉得嘴里发苦。

他爸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听说这个浴场建成后做了众多大单位疗养基地的用途,指着本地新闻台的宣传图片跟赵杨说,看着吧用不了多少年肯定就脏得不成样子了。上了小学的赵杨吃着棒棒冰在一边点头,当时他没想到,这个挺豆腐渣的浴场能坚持十七年,比他在临海的时间还久得多。

和临海签约的那天 他梦见了那个施工中的海滩,十几岁的大小伙子被墩在海水里屁股湿透的羞耻幻觉惊醒,趴在床上抽搐了一下,立马感觉自己屁股上皮开肉绽的真实疼痛感火辣辣地蔓延到了大腿根。
他爸估计是累狠了,在隔壁屋鼾声如雷,赵杨扯扯嘴角,这人不是小时候能夹起他就跑的年纪了,讨了这顿打赵杨心里反倒踏实不少,毕竟他爸抽他用的那根四十厘米长的画图尺 跟小时候硌他屁股的大二八前梁一样宽。

赵杨呼吸着本省难得的pm2.5数值50以下的新鲜空气,差点儿跟着正经机动车把他的两轮“宝马”开上高架,他现在工作的国企在这个废弃浴场的北边,是当年拥有此地疗养指标的单位之一,稳定又安逸。
其实他也没比别人起步晚多少,从临海退役拎着包回家的时候也不过才26岁,跟别人家乖乖上学的孩子一样赶上家里托人安排工作的阶段。

“物资员的活儿不算什么复杂劳动,按不可替代性来说,比职业选手差远了,你不用紧张。”赵杨退役的那个夏天,王杰希作东攒了个局,席间他如此宽慰赵杨,遭到了对方的鄙视:交了个小女朋友是名校大学生,说话也跟着文绉绉起来了。

不过赵杨的确在新岗位上顺风顺水,在充满中年气息的办公室里,新来的小孩儿是不可多得的壮劳力,清清物资数据,跟跟巡视检查,偶尔陪供货商吃吃饭他也很游刃——他是职业选手里为数不多有点酒量的。
积攒多年的时运开始发挥作用,等到过几年杨聪跟王杰希退役的时候,他已经被提了个小副科,财务室的阿姨们也很喜欢这个年轻有为的小伙子,月初不忙的时候会端着熬好的薏米粥笑眯眯地商量着给他介绍个对象。

安逸慢慢把他养成个惰怠的豆虫,赵杨想起临海的次数越来越有限,只是早晚经过这片海滨浴场的时候,自行车座碾得屁股疼,海风微咸,那年他爸后脚跟扬起的沙子好像总有一粒垫在他后槽牙上。他不知道自己是嘴里苦还是心里苦。








tbc
不知道最后会写到几
随缘吧